Brand
   登录  /  注册
内容简介

在俄罗斯文学发展史上,19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现了一个果戈理(1809—1852年)时期。果戈理是继普希金之后俄罗斯文学的“文坛盟主”,他继承并发展了普希金的现实主义传统,并开一代新风。从第一部作品《狄康卡近乡夜话》起,到《死魂灵》为止,他通过鲜明生动的典型形象、犀利的讽刺笔调,大大加强了俄罗斯文学中讽刺与批判的倾向,从而奠定了俄罗斯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基础,其中以《死魂灵》和《钦差大臣》最为后人称道。

在俄罗斯文学发展史上,19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现了一个果戈理(1809—1852年)时期。果戈理是继普希金之后俄罗斯文学的“文坛盟主”,他继承并发展了普希金的现实主义传统,并开一代新风。从第一部作品《狄康卡近乡夜话》起,到《死魂灵》为止,他通过鲜明生动的典型形象、犀利的讽刺笔调,大大加强了俄罗斯文学中讽刺与批判的倾向,从而奠定了俄罗斯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基础,其中以《死魂灵》和《钦差大臣》最为后人称道。

 

3e51bf745ecbf7e3.jpg

 

作为俄国批判现实主义奠基之作的《死魂灵》

 

1842年,果戈理发表了长篇小说《死魂灵》(第一部)。这部作品震动了整个俄国。

 

小说写的是六等文官乞乞科夫来到某市,先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打通了上至省长下至建筑技师的大小官员的关系,而后去市郊向地主们收买已经死去但尚未注销户口的农奴,准备把他们当做活的农奴抵押给监管委员会,骗取大笔押金。他走访了一个又一个地主,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买到一大批死魂灵,当他高高兴兴地凭着早已打通的关系迅速办好了法定的买卖手续后,其罪恶勾当被人揭穿,检察官竟被谣传吓死,乞乞科夫只好匆忙逃走。

 

果戈理以天才的笔法将形形色色贪婪愚昧的地主、腐化堕落的官吏,以及广大农奴的悲惨处境等可怕的现实,揭露得淋漓尽致。他塑造了5个个性鲜明的地主形象。泼留希金是其中最丑陋的一个,也是世界文学史上著名的吝啬鬼、守财奴典型。而乞乞科夫这一新兴资产者的典型,具有俄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鲜明特征。 

 

《死魂灵》这部作品以其深刻的思想内容,鲜明的批判倾向和巨大的艺术力量成为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作,是俄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讽刺作品的典范。鲁迅曾指出其意义在于“以不可见之泪痕悲色,振其邦人”,并称果戈理是“写实派的开山祖师”。这部作品对推动俄国文学向批判现实主义的方向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就将果戈理的《死魂灵》翻译到中国,他还受果戈理的《狂人日记》启发写出了自己的名篇《狂人日记》。

 

《死魂灵》这部书只有第一卷的11章是完整的,第二卷只有四五章的残稿。在一封致友人舍维廖夫的长信中,果戈理说:“我的著作要比最初的估计重要得多,也有意义得多。如果第一卷所环视的仅是第二卷所环视的1/10的话,而第一卷我就写了5年……那你自己想想,第二卷我该写多久了!”

 

原来,果戈理怀疑自己的作品而将其烧毁了。果戈理曾经不止一次重写自己烧毁的文稿,并且比原来写得更好。由于他在43岁英年早逝,更好的《死魂灵》第二卷人们无缘看到。鲁迅说过,“果戈理到了临终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于是烧掉了第二卷,这是何等的可惜!”

 

《钦差大臣》引领戏剧美学新潮

 

1836年,果戈理发表了讽刺喜剧《钦差大臣》,讲述的是一个小官吏被错当成是皇帝派来的钦差大臣,当地官员对他百般奉承,同时也把自己玩忽职守的面目展露无遗,甚至有人还想把女儿嫁给他,但谎言终被拆穿。《钦差大臣》以现实主义艺术手法,刻画了老奸巨滑的市长、玩忽职守的法官、愚昧的督学、偷拆信件的邮政局长、置病人死活于不顾的医院院长。果戈理几乎把俄罗斯的全部丑恶集中到该书中,彻底地加以嘲笑。赫尔岑称赞《钦差大臣》是迄今为止“最完备的俄国官吏病理解剖学教程”。

 

《钦差大臣》在写作上抛弃了以制造复杂的矛盾纠葛取胜的旧套路,致力于人物性格冲突的揭示。果戈理十分注重对人的生活习惯和思想感情的细节描写,一切曲折的情节都只为表现人物的性格,主人公赫列斯塔柯夫这个破落纨绔子弟的形象被刻画得鲜活而又极富生活气息。果戈理的这种创作风格在当时是独树一帜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称其为自然派的鼻祖。

 

《钦差大臣》的独创性还表现在许多方面。它一改当时俄国剧坛从法国移植而来的浅薄、庸俗的西欧喜剧一统天下的局面。在传统西欧喜剧中,平民百姓是主角,而在《钦差大臣》中,统治阶层是主角,成为被讽刺的对象。传统的戏剧冲突,多表现为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之间的矛盾,而《钦差大臣》主要反映的是贵族阶层与下层人民的矛盾冲突。传统喜剧的情节多以爱情为基础,而在《钦差大臣》中,爱情并不占主要地位。《钦差大臣》在当时可以说引领了欧洲戏剧美学新潮。

 

182年过去了,《钦差大臣》仍然活跃在许多国家的戏剧舞台上,成为讽刺喜剧的典范。透过《钦差大臣》,人们发现,果戈理的喜剧绝不单单是娱乐大众那么简单,接地气而又有它独特的思想和社会价值,无论何时看,总会引起人们的共鸣。

 

《外套》发展了描写小人物悲惨命运的主题

 

果戈理批判讽刺的不仅仅是当时的社会制度,对生活中庸庸碌碌的小人物的生活,他也带有强烈的不满。中篇小说《外套》是《彼得堡故事集》中最好的一篇,它典型地代表了果戈理独特的创作风格。

 

《外套》情节很简单,贫穷的公务员迫不得已为自己置办一件新外套,这件新外套成了他的美梦,但穿上它的第一天夜里,外套就被人掠去。公务员到处投诉,屡屡碰壁,从此沉疴不起,死后却变成厉鬼在圣彼得堡街头游荡,专事抢夺行人的外套。这部作品展示了生活在封建官僚等级制度下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对被欺凌、被侮辱的阶层寄予了深切的同情。果戈理以笑中含泪的犀利笔调, 尖锐地抨击了俄国沙皇专制的种种罪恶。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满怀同情心的小人物悲剧命运的目击者,果戈理向这种不平等、不合理的社会现象发出了愤怒的抗议,从而引发了人们应该如何对待弱者的思考。

 

小说的结尾运用魔幻手法,刻画了一个为自己复仇的幽灵形象。这种怪诞笔法显现出了果戈理惊人的艺术天才。果戈理喜欢用凹凸镜看世界,擅长在作品中通过畸变与扩展,打破叙事链的呆板衔接,使日常生活事件变得离奇古怪,让读者从异常世界中获得魔力。这为后世的现代主义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果戈理也因此被称作现代主义文学里程碑式的领军者。

 

《外套》被公认为俄国继普希金的《驿站长》之后出现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又一佳作,它通过对小官吏、小职员不幸遭遇的刻画,发展了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描写小人物悲惨命运的主题。此后,契诃夫、谢德林、左琴科等俄国作家纷纷受到果戈理《外套》的影响,继续用自己的风格揭示了公务员乃至社会下层的小人物们生活的悲惨命运。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穷人》几乎就是《外套》的书信体翻版。“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从果戈理的《外套》里走出来的。”人们常引用这句评语来表达对果戈理的敬意。

 

新媒体编辑:李小杏

责任编辑:王晓领

相关新闻
真实的邱处机并没有去过牛家村 到辽宁建庙传道
长期以来,有关王重阳、邱处机等剧中人物曾赴辽宁医巫闾山建庙传道的故事流传于今北镇、义县一带,这是附会之说还是确有其事呢?
辽沈晚报 2017-03-27 13:25:34 推荐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辽沈晚报官网立场。
网友评论
点击显示更多...
辽沈晚报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辽沈晚报”、“聊沈”、“今日辽沈”、“辽沈晚报官微”、“辽沈晚报新媒体”的作品,均为辽宁北方报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保留上述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稿件注明来源不属于上述所列媒体的,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本网将积极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做相应处理。

3、对于投稿至辽沈晚报所有新媒体平台并通过本网发布的作品,本网受著作权人委托,在此声明禁止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书面授权的情况下违法转载或使用。

联系方式: 024—22699102